您的位置:首页 > 访谈 > 访谈嘉宾> 正文

课改激活一方教育生态

www.jyb.cn 2013年04月28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论道教育”访谈之四

课程改革激活一方教育生态

  主题:区域课改

  嘉宾: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教育局副局长 陈国安

            湖北省武汉市洪山高级中学校长 胡体树

            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初级中学校长 江思容

  观察员:中国教师报编辑部主任 李炳亭

  主持人:中国教师报 解成君

  时间:2013年4月18日上午

  地点:中国教育新闻网演播室

  支持媒体:中国教师报 中国教育新闻网 

    校校发展提升,个个教育成功,堂堂学好学会,这才能够实现教育由基本的生存目标提升为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回归到教育最原始的目标就是享受。”

   ▇“课改的关键在于学校执行力,学校执行力在于教育局。因此,教育局如何将自己的行政执行力和政治执行力转化为价值执行力、价值引导力?那就是构建共同愿景,满足师生发展的需要,分享成长的快乐。” 

   ▇“从现行教育的三个错位看,也必须要课改。一是教育目标的错位。一尺度来衡量每一名学生,一考定终生,手段变成了目的。二是教育时空错位。中国的教育问题颇多,如幼儿教育小学化,小学教育中学化,中学教育大学化。小学、中学本应该是孩子学习快乐的时间,大学本应该是奋发努力的学习时间。但现在的情况正好相反,时空错位。第三个错位就是课改思想与行动的错位。中国的教育与西方的教育体系最大的差异是中国说得比做得好。” 

   ▇“教师抵触课改存在三方面的原因。一是不想改。二是不愿意改。因为在应试教育的环境下,老师对固有的教学模式、方法非常熟悉,改革要洗脑,要转换教育观念,必须重新从零开始,老师不愿意花费太多的精力。三是不敢改,没有勇气。作为应试教育的骨干老师,一旦思想观念转变了,肯定会成为课改先锋。而不敢改的原因,有政策的问题,也有转换脑筋的问题,再就是激励的问题。” 

   ▇“所谓的课改‘三步走’,一是先干不争议、有计划有步骤地往前推。二是先临摹不议论。就课改模式而言,我们借鉴了其他课改先进校,为教师做出一种示范,在此基础上创新。三是先做不评论,把细节抓严、把过程做实,之后再总结反思。” 

课改最关键的就是执行力

  主持人:发现本土经验,传播原创价值,推动教育变革。这里是《中国教师报》论道教育演播室。大家好,我是主持人解成君。今天来到我们演播现场的是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教育局副局长陈国安,湖北省武汉市洪山高级中学校长胡体树,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初级中学校长江思容,还有本期观察员、中国教师报总编辑助理、编辑部主任李炳亭。

  洪山区教育局推进区域课改虽然只有短短一年的时间,但是他们的中小学课堂上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今天我们邀请三位洪山教育人与我们一起分享他们的课改推进之路。

  陈局长,洪山区是武汉市的中心城区,也是高校的聚集地,教育有着天然的优势。请问当时是什么原因让您选择推动区域课改呢?

  陈国安:洪山区是武汉市七大中心城区之一,它有7所部属院校,38所各级各类普通高校,还有30多所科研院所,10多个国家重点实验室,是智力聚集之地,武汉的“中关村”。但是,洪山区的基础教育同全国的基础教育一样,依然是老百姓不满意,教师不满意,学生也不满意。而老师们应该说是教得很苦,学生学得很累。经常有老师这样说,红烛照着红颜老,而学生却是春眠不觉晓,睡觉实在太少。在这种前提下,我们觉得要改变教育现状,改变师生的生活状态,提升师生生命的质量,必须推进课堂改革。因为只有课程改革成功了,才能把我们的教育办成人民满意,教师满意,学生满意。

  主持人:您作为教育局的管理者,当时是怎样勾画洪山课改的蓝图?

  陈国安:要在洪山区这一个高效密集区把基础教育做得更好,首先必须有先进的教育理念。我们的教育理念就是:人人享受教育。这个人人享受教育,我们确定了三大要义,那就是体验、感悟和成功。确定了三大目标即校校发展提升,个个教育成功,堂堂学好学会,这才能够实现教育由基本的生存目标提升为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回归到教育最原始的目标就是享受。其实,教育就是一个享受的世界,这样才能体现我们对学生生命的尊重和理解、对智慧的启迪激发、对能力的培养提升。这就是我们勾画出的一个教育蓝图,要努力办中国最享受的幸福教育。

  主持人:我们知道落实区域课改首先需要的是学校的执行力,请陈局长给我们介绍一下,洪山教育局是如何把学校推上课改高速路的?

  陈国安:我觉得,课改最关键的就是执行力,其实国家课改早就已经动员了,它就是国家意志。为什么一直以来总是推不动?问题的关键出在学校执行力上。学校的执行力在于教育局,因此,教育局如何将自己的行政执行力和政治执行力转化为价值执行力、价值引导力?在这一点上,我们重点还是推行价值执行力、价值引导力,那就是构建共同愿景,满足师生发展的需要,分享成长的快乐。

  在这个问题上,我想讲得更细致一点。第一,构建共同愿景。就是洪山区有68所中小学,不是说哪一所学校搞课改,而是整体推进。整体推进分三个层次,也就是说所有学校都是实验校,实验校以后会通过跟《中国教师报》专家合作进行验评,从而争创成为课改样本校。课改样本校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再通过专家的验评成为课改名校。这样我们构建的共同愿景就会让所有学校、所有教师员工、所有学生都为之努力。第二,满足发展的需要。洪山区各级各类学校非常多,小学、初中、高中,还有职校、特校,不同的学校有不同的发展需要,老师也有不同的专业发展需要。我想,课改完全靠行政力量其实是推不动的,而是要激发教师的内驱力和内在需要。第三,分享成长的快乐。今天来的两位校长的所在学校都有很好的成功经验,我希望他们也分享一下他们如何在课改推进中把教育局的行政指挥力变成学校坚强有力的行政执行力或者价值执行力。

否定自己是最难的事情

  主持人:洪山区是一个文化之地,当时推动区域课改的时候阻力大吗?

  陈国安:推动课改的阻力是相当大。

  主持人:最大的阻力来自哪里?

  陈国安:不同的阶段阻力不一样,最开始推进的时候,阻力主要来自于教育内部,因为洪山区是中心城区,有非常优秀的教师,省市优秀教师、骨干教师、学带、名师很多很多,他们有已经现成的教学方法和模式,这些都是他们不想课改的理由。我已经教得非常好了,洪山区高中有90%的学生可以考上大学,近一半的学生可以考上重点大学,我凭什么还要改呢?否定自己是最难的事情。

  当推动了一段时间课改以后,阻力就不再是老师了,这一段最大的阻力是家长。家长说,你把我的孩子当小白鼠做实验,你们要政绩,你们推广课改我不反对,但不能从我的孩子开始,我的孩子在高中就三年,三年会影响他一辈子。我的想法是,正是因为三年影响学生的一辈子,我们更要推行课改。

  第三个是社会的阻力,包括上级行政部门对我们的评价、官员观念的陈旧,还有其他的行政部门,包括人事,财政、编办等。因为课改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的支持,他们觉得别的学校都不搞,你们搞课改需要财政上千万的投入,成本有点太高了。但是,最终他们都理解了课改,因为课改才是中国教育圆梦的梦工厂,所以他们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

  主持人:有来自家长、教师以及社会的阻力,但是我们发现陈局长没有提到有来自中小学校长的阻力,说明我们的校长是非常好的。其实,很多区域课改的推进效果并不好,问题出在校长身上。今天有两位校长来到这里,请问你们为什么积极推行课改?

  胡体树:洪山高中作为洪山区唯一的省示范高中,我们是非常主动地选择了课改之路。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唯一的省级示范高中承载着全区对我们的关注,承载着洪山教育的精神。那么,洪山高中的教育其实就代表着洪山教育在全市的地位。近几年来,洪山高中综合办学的实力有一定提高,但在作为教育强市的武汉市,我们还有许许多多上升的空间。如何让我们能够实现质的蝶变,我们这个时候在思考学校应该给孩子们的是什么,教育管理者的信念是什么,课改应该从哪个地方入手。思考的结果是,我们选择了从高效课堂入手。

  江思容:这个问题我想从三个方面来回答。作为洪山中学,以前是洪山高中和洪山初中是一个完整中学,在政府和教育层面的高度重视下快速发展。高中初中分离之后,初中洪中又迎来了一个发展机会。

  再从教育形势来看,我们选择课改有四个必然。第一,课改是对教育现行体制的挑战,是教育改革的必然选择。第二,课改是教育对现行纲要的精神响应,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要求。第三,课改是改变人的发展,课改的核心理念是促进人的发展,是以人为本理念的必然。第四,课改的终极目标是提升教育质量,是推进素质教育的必然要求。

  从现行教育的三个错位来看,也必须要课改。第一个是教育目标的错位。它把成人成才的目标搞反了。同一尺度来衡量每一名学生,一考定终生。第二个是教育时空错位。中国的教育问题颇多,如幼儿教育小学化,小学教育中学化,中学教育大学化。小学、中学本应该是孩子学习快乐的时间,大学本应该是奋发努力的学习时间。但现在的情况正好相反,时空错位。第三个错位就是课改思想与行动的错位。中国的教育与西方的教育体系最大的差异是中国说得比做得好。

  观察员:我多次去过洪山,我觉得,从意义的角度来讲,洪山的教育改革有6个典型意义。大家知道我们的课改发源于山东一个偏远的农村学校,然后走到中心城市来。这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所以洪山改革的意义就是在中心城市推行改革。它将意味着什么?它意味着对整个主流教育的巨大挑战。

  第二点,洪山改革在目标上更高远。刚才陈局长讲到让学生去享受教育。这个境界不得了,不再单纯地为了提高课堂效率,为了有更好的升学率。

  第三点,改革对很多区域具有相当大的启发。洪山区的6支队伍形成了这样一个合力,从政府开始到学校校长以及一些科研部门,然后到教师、学生、家长,形成这样的合力不再是单纯的行政推动或者是依靠教师的某种教育自觉、某个人或者某一个校长的改革。

  第四点,因为洪山是整体上改,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考验。大家知道,学校之间的差异性其实很大。校长的差异性也是很大的。如何去发挥像许许多多的江校长、胡校长这些校长改革积极性,同时激发另外一类不想改的学校推行课改,都是一个难题。

  第五点,洪山本身就是教育名区。教育名区敢于改自己,这里边具有很深远的意义。

  第六点,洪山的改革是做了充分的理论乃至理念准备的。它不像当初某个区、某个校怀着冲动而改,它是做了很多理论准备的,因此它的改革体现出很大的理性色彩。我觉得,科学本身内涵就是理性,这样的改革更有未来。《中国教师报》关注洪山高中也是从这几个方面来看的。我们希望洪山高中真正能对全国很多中心城市的教育改革带来一些启发。

五大策略解课改阻力

  主持人:洪山高中是洪山区唯一一所省级示范校,而洪山初中也是一所市级示范校。作为一所名校、高中的校长,如果站在原有的成绩单上继续前行会轻松一些,但他们都选择了改革,这需要巨大的勇气和智慧,毕竟无论是高中改革还是名校改革,都会产生很大的阻力。下面我想请问两位校长,你们当时的阻力来自哪里?又是如何化解的?

  胡体树:有来自学校内部的,如学生、老师和部分管理者;也有来自外部的,如学生家长、社会管理部门和其他社会阶层。其实,任何一项改革大家有异议,是非常正常的,让大家接受改革,使改革顺利推进,洪山高中是这样做的。

  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下当时的一些现状,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学生不适应课改。从初中到高中,教学模式的变化让学生有些不适应。初中教学还是老师搀扶着走,高中课堂是放手自己走。二是家长不理解。就如陈局长刚才说的,学生家长认为学校把他们当作实验的小白鼠。三是社会不认同,认为我们是在搞政绩工程。四是我们的教师包括学校管理者也在担忧,担心课改会影响高考的成绩。

  面对这样一种压力、阻力,应该怎么办?我认为,一定要化解。对此,我们学校做了五个方面的工作。第一个工作是请专家给学生家长做了一场报告会。我们给家长写了两封信。第一封信是课改前期,由学校给家长写,让他们知道学校为什么要进行课程改革,我们做了哪些准备,课程怎样改,要达成什么目标。进行一段时间之后,我们让学生给家长写信,写写他自己在学校实施课改后有什么变化、体会。家长最关心的是孩子。当孩子满意学校的课改,家长就会满意。第三个工作是我们进行了三类课程的比赛或研讨。我们请专家给我们上示范课,教师自己也要上体验课,每位教师要让课过关。第四个工作是我们将课改中的问题课题化,把课改推动过程中各种各样的问题梳理出来,作为课题进行研究。第五个方面是课题课程化,把课题变为课程,通过微课程的形式予以化解。

  通过这五个方面的工作,家长的质疑、社会的嘲讽、学生的不满意等压力慢慢减弱了。

  江思容:刚才胡校长讲的我有相似的感受,但也有不同的看法。课改的阻力有三个方面,一是家长质疑课改,二是教师抵触课改,三是社会不认同课改。

  家长对于课改的抵触体现在三个层面。一是一些学生家长认为,课改是把学生作为实验品,影响学生成绩的发挥。二是一些成绩比较好的学生家长认为,课改影响了尖子生的发挥,课改促进了公平化,他对这个事情是不满意的。三是一些学困生的家长认为,课改后老师讲得少,学生学得多,课改后原来的学困生学习变得更加困难。

  第二,教师抵触课改。抵触课改也存在三个方面的原因。一是不想改。二是不愿意改。因为在应试教育的环境下,老师对固有的教学模式、方法非常熟悉,改革要洗脑,要转换教育观念,必须重新从零开始,老师不愿意花费太多的精力。三是不敢改,没有勇气。作为应试教育的骨干老师,一旦思想观念转变了,肯定会成为课改先锋。而不敢改的原因,有政策的问题,也有转换脑筋的问题,再就是激励的问题。

  洪山初中是怎么做的呢?首先,从家长这个层面,我认为胡校长讲的非常好,我们跟胡校长的做法是一样的。第二,从老师这个层面,给老师“搭台子、出点子、给位子”即三子,同时“三调动”帮老师去改。一是调动学校管理人员课改的积极性,二是调动老师教的积极性,三是调动学生学的积极性。让想课改的人有事干,会课改的人有舞台,课改成功的人有位子。

  主持人:刚才两位校长谈的阻力问题,很多学校都遇到过。李主任对此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观察员:首先,我们要知道,这是一种新旧教育的对决。我们有时候会把课程改革叫作鸦片战争以来的另外一场中国人的心灵斗争,是一种搏杀。课改当然很难,我们都喜欢引用鲁迅先生的话,搬个书桌改个炉子都要流血,更何况流了血未必改得成。教育评价如果仅仅停留在升学率上,自然会引导教师更多地关注成绩。我们不能一味地批评老师缺少眼光,应该引领教师从人的角度思考学生的权益到底是什么。

  另外,从成人的角度来思考,除了学习之外,是不是应该让学生有适度的生活,是不是应该追求学生最基本的身心健康。从人类或者国家发展的角度来思考,要让孩子在未来代表中国参与世界竞争,就必须拥有赢得竞争的利器。从这种角度思考,我们要引领教师不再盯着眼前所谓的一点点儿利益。

  再之,要唤醒一个人对事业的激情,课改就是唤醒教师的教育激情。我很喜欢这样一句话:“每个人的内心都沉睡着一个巨人。教育就是唤醒一个巨人,我们怀着激情这样去做。”

  我觉得,洪山高中和洪山初中真的做得很多。教育局长也有意识地征集课改问题,做了很多富有策略性的研究。我建议陈局长介绍一下改变教师观念的策略。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张贵勇}

阅读排行

更多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